快捷入口
機器人就業大軍來襲:你的飯碗能保住嗎?

2017-04-28 15:27:03 | 來源:機械工業職業技能鑒定指導中心 | 【閱讀:321】

作為舊金山的第一家全自動餐廳,Eatsa喊出了“無比奇妙”這個口號。在這家餐廳里,顧客通過墻上的iPad點餐和買單,僅僅90秒后,食物就會出現在小小的玻璃格子里。這是全程無人的就餐體驗——沒有服務員,沒有收銀員,沒人把你點的菜搞錯,也沒人向你要小費。這也像是一場魔術表演。食物端上來之前,玻璃格子前面的透明顯示屏會變黑幾秒鐘,這時,你或許可以看見為你端菜的那只手。

Eatsa尚未實現100%自動化。餐廳雇傭了為數不多的后廚員工,還有一位工作人員在大堂里回答關于點餐的各種疑問,不過,若是有人問起這個神奇的格子后面是什么,顧客得到的答案往往是:“你可以發揮一下想象力。”Eatsa餐廳去年8月開業,現在已經把生意做到了洛杉磯。它使我們得以窺見一個迅速逼近的現實:機器能夠完成曾經只有人類才能完成的各種工作,而且速度更快、成本更低、可靠性更高。這就是未來。在機器面前,沒有誰的工作會是鐵飯碗。

機器人





Mabu:它可以和慢性病患者聊天,為他們提供情感和心理慰藉。

機器人走進職場

“我認為,隨著機器人革命的風起云涌,很多人將會失業。”英國謝菲爾德大學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榮譽教授諾埃爾·夏基(Noel Sharkey)說。最近,他創建了Responsible Robotics基金會,希望幫助我們避開自主機器人的廣泛應用所帶來的“潛在社會及道德風險”。

對于夏基的這番警示,我們并不是頭一回聽說。2013年,牛津大學學者卡爾·貝內迪克特·弗雷(CarlBenediktFrey)和邁克爾·奧斯本(MichaelAOsborne)在一項分析中警告稱,美國約有47%的就業人群面臨著工作被計算機取代的風險。他們根據各類職業被機器人取代的可能性之高低,對702種職業進行了排序。最有可能失業的人包括電話推銷員、會計、體育裁判、法律秘書和收銀員,而醫生、幼師、律師、藝術家和神職人員則相對安全。

在2015年出版的《職業的未來》(TheFutureofthe Professions)一書中,兩位作者理查德·薩斯坎德(RichardSusskind)及其兒子丹尼爾·薩斯坎德(DanielSusskind)指出,即便是傳統職業也會衰落,被“能力不斷增強的系統”所取代。現在,薩斯坎德父子不再需要使用將來時態了。去年夏天,一種名為ROSS的法律助手工具面世,它利用IBM的人工智能超級計算機Watson來處理法律研究工作。

圖注:一位顧客在舊金山的全自動餐廳Eatsa里,用iPad點餐和買單。

以前人們需要數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,ROSS幾秒鐘就能搞定,但ROSS Intelligence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安德魯·阿魯達(Andrew Arruda)表示,這項工具不會威脅到人們的飯碗,因為在“大蕭條”期間,大型律師事務所對于研究工作已不再按時間來收費。他還說,80%的美國人負擔不起高昂的法律研究費用,而ROSS降低了門檻,因此這也增加了人們“獲得公正”的可能性。

不過,ROSS還是搶走了人們曾經報酬豐厚的工作。英國《金融時報》近日報道稱,德勤(Deloitte)的一項研究發現,英國法律行業已有3.1萬個工作崗位落入機器之手,預計將來還會有11.4萬個崗位“淪陷”。這一切發生得太快。令人猝不及防。2013年,麻省理工學院工程學教授約翰·倫納德(John Leonard)曾向媒體表示,在他有生之年,“機器人不可能完全取代人類”。他聲稱,“半自動出租車還是會需要人類司機。”但現在,谷歌(Google)的自動駕駛汽車已經在公共道路上行駛了超過100萬英里,而無人駕駛出租車似乎也是遲早之事。

夏基預計,服務業受到的沖擊將尤為嚴重。他估計,到2018年時,服務業的機器人數量將達到3,500萬臺。一種名為Monsieur的機器人酒保已經上市。在加州圣何塞的一家五金店,機器人店員Oshbot已經上崗。據報道,英國沙拉連鎖店Tossed本月宣布,倫敦的兩家分店將啟用自動售貨機取代收銀員。近日,達美樂餐廳(Domino’s)在布里斯班推出了一種專門配送比薩的機器人。對于機器人正在奪走人類工作的說法,有些公司似乎很敏感。

彭博社近日報道稱,谷歌正在出售波士頓動力公司(Boston Dynamics),后者因為發明了多款靈活度驚人的機器人而聞名科技界。據彭博社獲得的一封谷歌內部郵件,一位谷歌員工寫道,“科技界歡欣鼓舞,但我們也開始看到一些負面評論,說機器人太可怕,它們會搶走人類的飯碗。”Maidbot是一家機器人制造商,其生產的機器人專門用于打掃酒店客房。該公司創始人邁卡·格林(Micah Green)強調說,“就現階段而言”,該公司的產品是客房服務員的“補充而非替代者”。

但有些發明者卻毫不掩飾他們用機器人取代人類的意圖。在距離Eatsa僅僅幾英里的地方,舊金山初創公司MomentumMachines正在研制可以取代后廚人員的機器人。2012年,該公司推出了一種能夠獨立制作漢堡的全自動機器人。如今,該公司在其網站上寫道,這種機器人已經會做沙拉、三明治以及“其他許多含有多種原料的食物”。該公司聯合創始人亞歷山德羅斯·瓦達科斯塔斯(Alexandros Vardakostas)向新聞網站Xconomy表示,“我們的設備不是要提高員工的工作效率,而是要完全取代他們。”

機器人朋友Mabu

2014年,自稱是后未來主義者的斯托·博伊德(Stowe Boyd)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。他在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的一份報告中問道:“2025年的核心問題將是:在一個不需要人類勞動,只需要少數人去引導‘機器人經濟’的世界里,人類還能做些什么?”答案可能在于那些通常沒有薪水的工作,比如往往由女性擔當的陪護工作。電腦和機器人或許比人類更擅長體力勞動、文書工作甚至是邏輯推理,但它們沒有感覺,也沒有情感。

不過,倒也不見得。在舊金山的一間地下辦公室,科里·基德(Cory Kidd)博士正在研制一種機器人,它的唯一任務就是誘導主人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。這種機器人名叫Mabu,如臺燈般大小,腹部有一塊觸摸屏。作為“個人健康伴侶”,它主要是為了幫助慢性病患者。Mabu擁有一雙大大的綠眼睛和淡黃色的皮膚,看起來就像是動畫片《頭腦特工隊》里掌管某種情感的小人。而情感恰恰是這款機器人的核心元素。

圖注:Catalia Health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科里·基德與機器人Mabu。

作為一名機器人,Mabu做的事情算不上驚天動地。它只是靜靜地坐在床頭柜上,每天醒來一兩次,陪主人說說話。對話內容由幾名行為心理學家和一位好萊塢編劇設計,而通過人工智能,Mabu可以適應不同主人的性格和興趣,其目的是讓“患者主動”遵守治療方案。Mabu有著女性的嗓音和外表,基德說,這是基于研究做出的選擇,因為人們通常認為,“女性更樂于助人,也更有愛心”。

Mabu在乎我們嗎?雖然它只是一個塑料制品,但當基德對它說自己心情不好時,它回答說:“你的壓力太大了。”然后垂下頭,一副為我難過的樣子。我們喜歡Mabu嗎?基德說,試用結束后,他從患者手中收回Mabu時,很多人都不愿意。“他們說,‘它就像是我的家人。’”它能提供人類可能無法有效提供的某種情感和心理支持。

設想一下,如果你的伴侶每天都問你吃藥了沒,你再想想,你們的這種關系能維持多久(正因為此,基德說,“我們不想取代任何人。但我認為,沒有人能扮演好健康伴侶的角色。”)但如果Mabu能比人做得更好,人類還能干什么?或許只剩下生養孩子了。諾埃爾·夏基認為這是絕不能讓機器人染指的領域。2008年,夏基在《科學》雜志上發表了《機器人的道德邊界》一文,他提醒人們注意,日本和韓國已在研發“育兒機器人”。

夏基一直在關注“保姆機器人”領域的動向,包括一些已經面市的機器人,比如日本電氣公司(NEC)的兒童看護機器人PaPeRo。“我們已經看到機器人在育兒方面存在過度使用的苗頭。”夏基說,“我們仔細研究了機器人長期照料兒童可能產生的后果,這類孩子或許會產生嚴重的情感障礙,這將使我們的社會大亂。”

更多資訊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機械職業網官方微信(chinajxedu)。
友薦云推薦
fg捕鱼来了3d怎么玩